俄罗斯为什么能成为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

俄乌战争已经持续一月有余了,我相信,简体中文圈应该是对局势进展关注最高的圈子,没有之一。

简中圈自媒体对于俄乌战争的描绘也很有意思,一般都是走到两个极端。要么是这样:

普京闪电战,一个半小时打趴乌克兰,1小时22分钟攻陷基辅,绍伊古一战封神。

绍伊古这个有着鞑靼人血统的俄罗斯国防部长其实是搞建筑出身了,按照简中圈左边的描述,简直就是可以比肩朱可夫的战神了。多说一句,朱可夫这个“战神”所有的胜仗基本都是靠尸体堆出来的,他指挥的部队即使打了胜仗,但其伤亡一般远远高过对手,以最后一战柏林之战为例,朱可夫指挥了250万大军,掌握绝对制空权,地面装甲集群绝对碾压固守柏林的80万残兵败将,即便是这样,苏军也付出了伤亡三十余万人(其中阵亡八万多人)的代价,但也算朱可夫指挥的战役中为数不多的对手伤亡超过己方的。

至于有鞑靼人血统的绍伊古是什么货色其实不用多说,他能当国防部长不过就是俄罗斯政坛官场劣币驱除良币的逆淘汰的产物。

而乌克兰有名的第53旅,据说被全歼了很多次了。2月24日,53旅在知乎被全歼一次;2月27日,53旅在头条投降一次;3月7日,53旅被搜狐全歼一次;3月22日,53旅在抖音被全歼两次。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自媒体,著名的战地记者老胡不也曾有过类似的报道,他的报道可是刊登在主流媒体上的。

而简中圈的另一边很多消息也是不靠谱的,俄军打得很拉胯是事实,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掌握战场主动权的还是俄方,呈进攻态势的也是俄方(虽然攻得很拉胯)。乌克兰取得了很多局部的战绩,也有一些局部的反攻,但距离全面反攻还很遥远。

乌克兰不是胜利在望,而是在进行艰苦卓绝的抵抗,整个国家和人民深陷战争的苦难,甚至未来还有可能要被迫作出重大妥协。

当然,在谈论俄乌战争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谈到所谓“战斗民族”俄罗斯。其实“战斗民族”的提法现在基本也只见于简中圈。而这次俄乌开战后,俄罗斯的真实实力也暴露于世人面前了。

其实不用等到这次俄乌开战,“战斗民族”的真实战绩只要查查历史就一目了然,这是一个好战但并不善战的国家。在战斗民族的“光辉”战绩这篇帖子里有充分的数据。

一个民族屡吃败仗,竟然吃成了全世界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这岂不是咄咄怪事?这不科学啊!输了战争往往都是割地赔款,怎么俄罗斯反而是国土面积越输越大?那些嘲笑俄罗斯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想想这个问题?

这个侵略成性的民族固然曾经吃过很多败仗,但是它磕磕绊绊打得那些难看的战争,每一次都是利用自己和对方的尸山血海开疆辟土。

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是,俄罗斯广袤的国土主要还是在亚洲部分的西伯利亚,俄罗斯国土面积1710万平方公里,而西伯利亚就有1322万平方公里。除去西伯利亚的面积,也不过才388万平方公里。

当年,俄罗斯人越过乌拉尔山,向东扩张的时候,很幸运地碰到了清朝这个对手。当《尼布楚条约》签订的时候,清朝早已经从游牧生态转型到了农耕生态。而清朝统治者作为鞑靼人,是少数民族,从维护自身少民族民利益出发,对长城以北的关外地区采取封关的政策,导致包括外东北在内的广袤地区人烟稀少,这个时候沙俄的扩张步伐已经到了远东。

此时的清朝,其统治集团已经从苦寒之地的游牧民族转型到了相对温暖的农耕文化生态,对于攫取和坚守西伯利亚这样的苦寒之地缺乏动力。虽然,按照工业革命之后的语境,这里有无尽的宝藏和无尽的资源,但别说在工业革命前的农耕时代,就是现在,也是因为自然条件恶劣,开发成本巨大,开发的性价比很差。

我们可以说清朝的统治者目光短浅,但当时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统治广大的中原农耕地区,而不是攫取和坚守西伯利亚这样的苦寒之地。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坚守的成本实在太高,以外蒙古为例,清朝的驻军只有800多人,为什么这么少,后勤补给太难了,运一斤粮食的成本是100多斤。

至于更北的西伯利亚,清朝的统治者即使在全盛时期也欲望不大,于是《尼布楚条约》使得清朝基本退出了这片广袤的无主之地。

其实清朝最早的要求是中俄以勒拿河为界,如果是这样,那就切掉了西伯利亚差不多一半的地盘,大约是700万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

清朝坚持的话,俄罗斯也有让步的可能性,但康熙对此的意愿不大,那片苦寒之地对于已经进入农耕状态的清朝而言实在是负担。

清朝衰败之后的对俄割地就不用多说了。十战八败的俄罗斯打别人不行,但它虐天朝在行啊,不然怎么混成了领土面积最大呢?

1、清朝建国前后,中国传统的历史疆域的北界(含东北、西北、正北)到底在何处?

这是搞清楚清朝前期丧失国土的前提。明朝末期中国蒙古族(鞑靼和瓦剌)极北游牧界,这是确定明清之际中国传统疆域的北界的根本依据。

查郭沫若主编《中国史 稿地图集》下册和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七、八册,明代漠北蒙古游牧地极北界限,在贝加尔湖以北的勒拿河、叶尼塞河、鄂毕河上游地区,即大约北纬58 度寒带和北温带草原的分界线。

此线以北,是广袤的西伯利亚,以南则是漠北草原布利亚特蒙古土谢图汗辖地和蒙古茂名安等部落游牧地。这是清代疆域正式形成之 前,中国传统的历史疆域的北界。

之所以说清初国土北界在北纬58度线左右,还有一个重要的依据,即《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之前,谈判之际,中方代表索额图一开始就提出中俄两国“以勒拿河为界”,而贝加尔湖以北的勒拿河上游,恰好在北纬58度线附近。

2、《中俄尼布楚条约》、《中俄布连斯奇条约》《中俄恰克图条约》失去的贝加尔湖东西南北四岸中国国土大约100万平方公里。

按照这个边界,明清之际和清初《中俄尼布楚条约》、清代中期《中俄布连斯奇条约》《中俄恰克图条约》失去的贝加尔湖东西南北四岸中国国土,远远不止35万 平公里,从地图上看,大约应在100万平方公里左右,即东西两岸大致各50万平方公里左右,这个数字还有待于研究中国历史地理的朋友进一步确证,但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3、清朝初期的东北国界,比我们传统认识中要复杂的多,东北疆域也比传统认识中要大得多。

一般认为,根据《中俄尼布楚条约》规定的中俄东段边界是:中俄两国北以格尔必齐河沿外兴安岭至海为界,岭南属中国领土,岭北归俄国管辖;西以额尔占纳河为界,河以南属中国,河以北属俄国;介于外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地区的归属双方待议。

一是尼布楚地区似乎很小。条约规定把贝加尔湖以东原属中国的尼布楚地区让与俄国,好像很小的一块国土,实际上,“贝加尔湖以东,尼布楚一带”是很大的一片国土,这是因为统治者目光短浅、谈判中一味绥靖、再加上某些教士偏袒沙俄造成的重大损失。

二是“乌第河待议地区”的范围。《中国史稿地图集》下册和《中国历史地图集》第8册,都把“乌第河待议地区”错划为乌第河以南大约两万多平方公里的沿河狭 长地带,这是很有疑问的。

因为,中俄谈判之初,中方代表坚持以勒拿河为界,后来鉴于平定“三藩之乱”,作出重大让步,把尼布楚地区大片国土让与俄罗斯。

每每读到此处,心生疑问:那么大片的国土都让出去了,怎么在这么一小片国土上却斤斤计较起来,“寸土不弃”?

这个疑问,直到读了辽宁省这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刘远图先生关于中俄早期东段边界研究的专著《早期中俄东段边界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 3月)第一次对《中俄尼布楚条约》所谓“乌第河待议地区”做系统了解,得知,乌第河未定国界范围长期以来未得到人们的注意,大多数现代地图将范围界定在乌底河以南外兴安岭之间,事实上是外兴安岭(当时称诺斯山)东侧分为南北两个支脉,当时将北支脉即延伸到今楚科齐半岛东端的岬角为诺斯角。

《尼布楚条约》明确将北喏斯山与南支之间(即外兴安岭以乌第河为中心,南北两侧分支)北到北冰洋、东到白令海峡、包括勘察加半岛和整个乌第河流域在内的大约三、四百万平方 公里广阔土地定为待议地区。

1690年清将领巴海曾带兵巡视外兴安岭和勒拿河以南地区,并到雅库次克即俄东西伯利亚统治中心见戈罗文(《尼布楚条约》俄代表),面告其勒拿河与乌第河地区为大清国土,勿骚扰滋事。

《尼布楚条约》签订后二三十年里,俄国人在此地区小心翼翼,17世纪末18世纪初比利时人托马斯绘制的鞑靼地图表明勒拿河与今外兴安岭南支间东至大海的地区列为未定地区。

根据刘远图先生这一研究成果,清朝前期,直到鸦片战争,其间失去的国土,至少在四、五百万平方公里左右,再加上清朝末期失去的三百三十六万多平方公里,有清一代,丧失国土面积大约在七百—八百多万平方公里以上。

当然,清朝放弃勒拿河以东大约70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绝大部分是无主之地,沙俄是运气好,碰上了清朝这个对手。

也就是说,苏俄的领土之所以世界第一,并不是它多能打,而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上碰到了一个猪一样的对手,仅此而已。所以,之前提到的问题:

一个民族屡吃败仗,竟然吃成了全世界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这岂不是咄咄怪事?这不科学啊!输了战争往往都是割地赔款,怎么俄罗斯反而是国土面积越输越大?那些嘲笑俄罗斯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想想这个问题?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