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坛体育中心】寸土寸金的“绿洲”(组图)

“啪……啪”,“出界,换发球”,“触网,10比7”……2008年8月初一个暑热初退的下午,月坛体育中心喧嚣了起来,来自爱尔兰、瑞典等国的羽毛球运动员正在进行热身训练,准备在即将开幕的北京奥运会上为梦想而战。

据测算,作为羽毛球、手球训练馆,奥运会期间,月坛体育中心将承担41个国家、800多人次的训练任务。

走进月坛体育中心北门,偌大的广场因为少有人走动而显得分外安静。距离安检入口还有50米,一列身穿统一服装、腰挂对讲机的安保巡视人员从记者身边匆匆掠过,使人嗅到了些许紧张的味道。

“请出示你的身份证、一日卡进行登记……请将手机打开接受检查。”安检人员对所有进入场馆人员都要全方位检查,即便是每天见面的场馆工作人员也不例外。“我前脚还在慰问安保人员,给他们发冰棍呢,后脚踏出安检门,回头再进来还得重新接受全套的检查,这就是铁打的规矩,不能破。”月坛训练团队宣传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

“听,场馆里训练得多热闹呀,可惜我的证进不了训练场地,只有医务人员、随队志愿者、场地工作人员才能看到这些顶级高手的风采。”初次见到月坛训练团队经理骆京,这位主管全面事务的西城区体育局局长因为“没有资格”而一脸遗憾,训练馆设置了严格的管理等级,证件允许进入的区域可以畅行无阻,未经许可进入的区域则不得越雷池一步,以减少场地人员数量,保证运动员在安静的环境下训练。

规矩,这是记者在月坛体育中心听到提及率最高的一个词。“戒备森严”的体育中心除设置专门的安检入口外,83名安保人员全天巡视。

着火了怎么办?突然停电怎么办?下雨影响训练怎么办?运动员受伤怎么办?……奥运开始前的整合预热阶段,被骆京戏称为“大扫除”,场馆运行团队提出了N个“怎么办”,进行多场实战演习,然后有针对性地一一解决,制定了29个应急预案。“想得周到,我们心里才有底”,现在的骆京对完成奥运会期间的训练任务充满信心。

据骆京介绍,月坛体育中心为“四馆一场”:月坛综合馆、月坛综合训练馆、月坛训练馆、月坛游泳馆和月坛体育场。附属设施包括:射击、乒乓球、柔道、跆拳道、游泳、篮球、排球、网球、举重等体育训练场地。羽毛球和手球的训练场地分别设在体育馆和综合训练馆。“月坛体育中心可谓是寸土寸金之地的体育绿洲。”据骆京介绍,作为商业中心区,西城区面积32平方公里,而月坛体育中心就占据了6万平方米。

自从1976年进入西城区体育局工作,骆京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体育这个行当,对于月坛体育中心,熟悉得就如左手和右手的关系。

月坛体育中心始建于上世纪70年代末,前身为房修公司办公楼、招待所、职工宿舍。上世纪80年代修建了篮、排球馆和游泳馆,为承担1990年亚运会柔道比赛,建立了可以容纳3000人的月坛体育馆。

然而,随着我国“国家管理型”体育管理方式转化为“自我发展机制”,过去体育事业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和社会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上世纪80年代开始,体育设施被卷入了“市场化”的大潮。一些体育场馆甚至成为出售家具、服装的“商场”,场馆有钱了,却误了正业,失去了原本为公众提供体育健身场所的基本功能。

20世纪90年代以来,体育运动与电影、电视、音乐会等构成了城市文化的主体内容。体育加文化,成为现代人的流行生活方式,也被视为城市公共文化服务的成果之一。体育文化,渐渐成为一个“新兴产业”,骆京和同事们看到了体育文化产业背后蕴藏着的巨大商机。

针对商业气息浓厚的金融街这位“邻居”,1996年,月坛体育中心划出了2000平方米的面积开设滚轴溜冰俱乐部,可同时容纳1000人,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滚轴溜冰场。

与此同时,月坛体育馆还建立了天行健身会,成为国内大众健身操的发源地。月坛的健身会出了名的“有品位”:强大的教练队伍、完备的配套设施、先进的器材设备,并开办了健身操、器械健美、跆拳道、击剑等项目,可谓引领了一代健身潮流。

之后,月坛体育馆又增加了为老年人健身服务的北京银轩老年健身中心、儿童游泳训练班,乃至举行各类运动会、大型会议开幕式,开设文化晚宴剧场,承接娱乐演出。只要可以“创收”,养活场馆的项目,无一不用。

“不过,无论如何变化,我们还是在干老本行———用于群众体育活动的主要功能从没变过。”骆京认真地说。

然而,整体环境并不乐观。直到上世纪末,我国体育产业创造增加值仅占我国GDP的0.57%,与体育产业发达国家5%的指标水平相差甚远,体育产业化水平的落后,与我国竞技体育在国际上的地位极不相称。

正当月坛人感到茫然,并因设备陈旧限制了发展前景而苦恼的时候,新的契机出现了。

2005年3月,月坛体育中心被奥组委选定为2008年奥运会手球和羽毛球训练馆。为了迎接新任务,月坛体育馆开始了全面修缮工程。

由于月坛体育馆于1989年建成,近20年的风雨使场地老化严重,墙皮脱落,场馆装饰、设备配置明显老旧,其钢网架局部地方已经锈蚀,雨天时一些旧有屋面竟然开始漏雨。如此状况,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现代奥运训练场馆要求。“拆”,修缮人员果断决定。

“现在除了几根柱子还是1989年的版本,其余部分全都翻新了。”骆京乐呵呵地说。经过一年多的修缮改造,如今的月坛体育中心面貌一新:除整体装修、座椅翻新外,月坛体育馆还安装了适宜羽毛球训练比赛的灯光照明系统,为了节约能源,原场馆东西两侧适合开启的幕墙部分被改造为采光系统。同时,体育馆内还安装了两块数字大屏幕,离看台较远的观众也能“近距离”感受比赛氛围。

除了场馆的修葺改造,西城区政府在体育馆周边还铺设了渗水的青砖路面,架高防护围栏并增设夜间照明系统,同时对周边的街巷进行了绿化升级。

“修缮预算从3000万元增到了近7000万元,咱得让这笔钱花得值。”为了使普通公众也可以享受奥运成果,骆京心中已经对后奥运时代的“体育绿洲”有了新的规划:奥运会结束后,月坛体育中心将不再举办对场地有破坏性的滚轴溜冰活动,而是恢复月坛体育中心的原貌———“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和公众健身场所。对内,为西城区运动学校提供训练场地,加强业余体校后备人才的培养;对外,向公众开放羽毛球、乒乓球、篮球、田径、游泳馆等设施,从而回归“综合性体育设施群”的本来面貌。当记者结束采访准备离去时,几位西服革履的外国人正在通过安检大门,一打听,原来是2012年伦敦奥组委的官员,他们是来向月坛体育中心“取经”的。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